多元视角|欧洲因新冠疫情封城,被恶意传播的私密照数量猛增

多元视角|欧洲因新冠疫情封城,被恶意传播的私密照数量猛增
2020年5月14日,Emma Holten在哥本哈根接受采访。 图为视频截图,Martha Holeyman摄新冠疫情暴发导致封城,欧洲地区恶意传播私密照的数量猛增,女性权益组织指出,他们观察到网络上有关女性和女孩私密信息的发帖数量明显有所增长。这些未经当事人同意被发布在网络上的露骨照片,通常是伴侣或前伴侣的恶意行为,封城期间他们被困家中,有了更多的上网时间。汤森路透基金会采访了29岁的丹麦活动家Emma Holten,她在青少年时期曾遭遇过被人恶意传播其私密照。在采访中,我们与她聊了聊如何在封城状态下给予这类受害者帮助,为什么疫情会带来这种变化以及她如何面对数年来的暴力和羞辱。对话Emma Holten汤森路透基金会:当时发生了什么?Emma Holten:十六岁时,我用电子邮件给当时的男朋友发了几张自己的私密照。四年后,也就是2011年,有陌生人黑进了我的邮箱,偷走了那些照片和我的私人信息,并且将它们发布在网上——同时对方附上了一段鼓励人们去骚扰我的留言。而当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那些照片已经被传播得到处都是了。自此之后,我面对着永无宁日的威胁和骚扰。汤森路透基金会:你知道还有谁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吗?Emma Holten:我只知道像Paris Hilton这样的名人遇到过这种事,没有听说过像我这样的普通人遇到过。我拍那些照片时,压根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存在什么风险,也完全不知道这类犯罪行为有多常见和它将给当事人带来多大的伤害。汤森路透基金会:一开始,你有什么反应呢?Emma Holten:从小到大,我都以为丹麦是一个性别公平的国家,但是这件事的发生让我突然间发现自己处于非常糟糕的状况里。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我试着向警方报案,但是他们说被曝光的照片并没有很糟——虽然确实违法——但是处理这件事太花费时间。这是我在这件事后经历的第二次打击,显而易见这似乎在说我不配在自己的国家享受应有的公民权利。我感到自己被抛弃了,势单力薄。汤森路透基金会:事情发生时,你有没有选择告诉家人?Emma Holten:最初,我想保密。但很快,我就意识到这种想法有多天真——向受害者的至亲发送照片才是重头戏。保密是不可能的,因为加害者就是想要摧毁你的生活。汤森路透基金会:那时,有人站出来表示支持你吗?Emma Holten:有一些人支持我,但也有一些人因此开始对我“另眼相看”。我总能感觉到,有一种厌恶感笼罩着我,人们担心会触及到,所以避而不见。事实上,当你夺走了一个人的安全感,你就夺走了一切。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我算得上是一个无所畏惧的人,但是突然间,我要面对从未有过的憎恨以及厌恶,我的安全感也因此被摧毁了,我也变得不再天真无畏。汤森路透基金会:你为什么会决定自己去处理这一切?Emma Holten:一直到2014年,我始终生活在恐惧感之中,整整三年都过得十分焦虑,整天胡思乱想。然而也是在那段时间,我成为了一名女权主义者。如果你每天醒来,认为这一切只是针对你的,会感到压根没法从床上爬起来。所以我开始从政治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这和我们的文化如何对待女性息息相关——这不仅是针对个人。汤森路透基金会:“自愿项目”(The Consent Project)是如何开始的呢?Emma Holten:那时,我有了一个想法,主动把裸体照片公开发布到网上——在自愿的前提下——以表明女性的身体本身并非会带来危险。摄影师Cecilie B?dker拍摄了这些惊艳的照片,“自愿项目”也就这样诞生了。我从来没有因为人们看过我的胸部而感到不高兴——私密照被恶意传播事件困扰我的问题在于我不能够自己选择。我觉得,现在我主动发布这些照片是为了尝试开启对话,希望能够让人们关注到为什么这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裸体意味着什么以及谁才对这些照片拥有决定权。汤森路透基金会:你有得到什么帮助吗?Emma Holten:这个项目帮助我重新确认了我的直觉判断是正确的——自己选择向世界展示自己的身体和在非自愿的情况下被迫展示是完全不同的。现在,我感觉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并非是无意义的,而项目的意义也已经超过了我个人的诉求。汤森路透基金会:你觉得为什么在新冠疫情封城的情况之下,恶意传播私密照的事件会出现大幅增长呢?Emma Holten:网络暴力是靠孤立受害者才发展起来的。在封城期间,就算是获得来自亲朋好友的支持都会变得困难——不用说取得更广泛社会的支持了。如果你想要虐待某人,确保他们不能和爱他们的人断绝了联系是必要条件。汤森路透基金会:封城状态下,应如何帮助受害者?Emma Holten:封城状态下,相关提供援助的热线电话应该配备充足的人员,另外还应该向受害者提供在线服务,许多受害者很年轻,也许不习惯用电话交流。同时,在一些本国案例中,我们发现很多网络暴力的加害者正是受害者的伴侣,这意味着受害者也许仍和加害者待在一起。她们需要有女性庇护所能够暂时接纳她们。Emma Holten在纽约布鲁克林的一座公园内。? 图片由Emma Holten提供 汤森路透基金会:你觉得这次疫情会不会提高人们对这类事件的关注度?Emma Holten:疫情迫使我们对与自身情况迥异的很多事产生了同理心。封城状态下,被恶意传播私密照的受害者出现增长令人感到痛心,但这同时也是一个机会,让人们团结在一起来推动社会变革。汤森路透基金会:一旦封城解除了,这一切是不是又会被人们遗忘呢?Emma Holten:如果像封城这样的极端处境能使人们开始关注到那些在家中也身处险境的人,这种领悟会让人忘不掉。我希望我们能够开始了解家暴等犯罪行为和网络性暴力之间如何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汤森路透基金会:对抗恶意传播私密照,如今我们取得了什么成果吗?Emma Holten:从2011年到现在,情况变化很大。当时,你需要从零开始解释一切,包括一开始为什么要拍那些照片。而现在,受害者们已经发展出一整套专用词汇,比如“荡妇羞辱”(slut-shaming)、“受害者有罪论”(victim-blaming)等等。只是,警方的技术力量仍然不够有效应对此类事件和包括社交媒体公司在内的一系列相关机构,可以说我们才刚开始对局面有所掌握。汤森路透基金会:你有什么想对那些对此不屑一顾的人说吗?Emma Holten:我的模样、身份、姓名,所有这些都被偷走了,并被用来编造成一个谎言供他人娱乐。他们完全不会在意,我也是一个有着希望、恐惧和梦想的活生生的人。任何一个曾经历过这一切的人都会有同样的感受。汤森路透基金会:你会对其他受害者说些什么?Emma Holten:这不是针对你个人的,它可以发生或者已经发生在你之前成千上万的女性身上。作为社会问题,我们可以去解决它,但受害者不应该独自战斗——她们需要所有人的支持。因此,并不是受害者需要作出改变,而是社会中的所有人。?(本文作者Sophie Davies供职于汤森路透基金会,此报道原文发布于https://news.trust.org/,经授权翻译发布。)(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